首頁 > 歷史軍事 > 村里有只白骨精 > 4第四章

4第四章

作者:清歌一片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熱門推薦:贅婿、大主宰、銀狐、武煉巔峰、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、鋼鐵時代、重生之將星傳奇、春秋我為王
一秒記住【書迷樓小說網 www.213730.buzz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林嬌哎了一聲,見他人轉眼便從自家院子外那條泥巴路上沒了,盯著那塊布看了一會,腦子里忽然蹦出幾天前石寡婦過來串門子時情景。

    當時石寡婦一邊幫她挑揀接下來播種要用包谷種,一邊說道:“阿嬌啊,村里人都背后說你閑話,嬸子我卻不信,聽見了還要罵她們幾句。別人我不知道,你是什么人,嬸子我清楚了。那些聽風就是雨長舌婦們,以后個個都要拔舌頭!”

    林嬌有些感動。又想起自己剛醒來那天,屋子里人雖圍了不少,只看熱鬧多,真幫忙,也就只有她了。知道她人雖辣,說話也大嗓門,人卻十分熱心,剛要表示下謝意,石寡婦看她一眼,欲言又止。林嬌善察言觀色,立刻笑道:“嬸子還有什么話,只管說!

    石寡婦停下手上活,湊近了些,這才低聲說:“阿嬌,嬸子把你當自己人,也就不瞞你了。我家青山自小聰明,提起我兒子,十里八鄉哪個不知道,連書院史院長對他也器重得很。那史院長,你也知道,祖上曾朝中做過官,世代書香門第,是連朝廷都知道大儒啊。我前次給青山送吃食和衣物過去時候,院長夫人聽說我來了,竟親自招呼我請我吃茶,問了好些我家青山事,又夸他前途好。夫人有個閨女,比我家青山小了幾歲,知書達理那就不用說了。我瞧夫人雖沒明說,我卻也聽出了幾分意思,必定是相中了我家青山……”

    石寡婦說話時候,雖然量掩飾心情,但說到后,眉梢眼角喜色是遮也遮不住。

    林嬌心想這是好事,正要恭喜幾句,卻見她忽然瞟了自己一眼,親熱地問:“阿嬌啊,嬸子這些年待你如何?”

    林嬌一怔,不明白她為什么突然問這個。自己到此雖不過半月,卻也從能武口中得知她常過來幫忙。自然鄭重說,“嬸子對我自然是好,處處照應!

    石寡婦笑了下,這才嘆了口氣:“阿嬌啊,你男人從前替我家青山去打仗,一去就沒回。雖說有當年我家男人那事先頭,只也是天大恩情。如今撇下你一人和能武怪可憐,做人不能忘本,嬸子這才自己力,能幫你幾分是幾分,這是還恩。往后我家青山若是能出人頭地,嬸子自然也不會忘了你。咱們大夏國寡婦也不是不能改嫁,你要是有這心思,跟嬸子說一聲,嬸子會悄悄幫你留意下有沒好人家。你年歲不大,樣貌又好,也不愁嫁不到合心,只那都是后話了。如今你既然還沒出楊家門檻,平日言行就要越發注意,千萬別犯一時糊涂,害自己空想,也給旁人招來閑話……”

    林嬌記得石寡婦當時跟自己說這些時候,眼睛一直看著自己,有點試探味道。當時還不大明白她說那些用意,以為只是想起與黃二皮有關謠言勸自己,只是含含混混地應了幾句,F聯想起片刻前石青山一言一行,忽然醒悟了過來。

    難道是石青山對自己,哦,不是,是對春嬌日久生情,石寡婦知道了,這才故意自己面前說了那番話,意思是提醒自己,做人不能忘本,不能肖想不該得東西,比如她兒子石青山?

    這年輕人喜歡春嬌,這一點林嬌覺察到了。她對這個今天才見到年輕人第一印象不錯,但也僅此而已,卻不知道春嬌之前對他到底是何想法。

    石青山雖然比春嬌大,但按慣俗,卻應該稱呼她為“嫂子”,但是……想起石青山之前對自己親昵稱呼和投過來目光,憑女人直覺,林嬌覺得沒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這個認知讓她大感不妙。

    她初來乍到,之前春嬌這個桃花村里,人緣明顯混得也不好,F唯一能給她搭把手說句話,就是欠了楊家人情石寡婦。石寡婦潑辣,眼里揉不得沙子,與她處了幾次,林嬌早摸到了她脾氣。且因為兒子石青山緣故,她村人眼中也有些分量,平日還算說得上話。只是欠老楊家人情是一回事,她寶貝兒子和老楊家寡媳搭到一處去,這卻又是另一回事。石青山看起來前途一片光明,眼看又有門好親事,她這個做娘,又怎么會讓自己兒子與春嬌這樣身份女人纏到一處去敗了名聲?

    這樣想來,上一次應該是她趁了黃二皮鬧出風波過來探自己口風。要是坐實了她心中疑慮,自己也就徹底得罪了這個村里目前唯一還能幫自己人。到時候要再出什么事,自己可就真孤立無援了。

    分清利害,量把有用人拉攏過來,遲早能派得上用場,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一條斗爭法則。所以現,她要想站住腳跟,就得巴結好這個石寡婦,徹底打消她疑慮,讓她相信自己對她兒子沒有丁點念頭。要不然萬一那個陳百天夫婦生事,自己連哭都沒地兒去了。

    早明白這一點就好了!

    林嬌有些后悔,悔不該剛才居然沒攔住石青山。他替自己挑水來回好幾趟,肯定落入了旁人眼中,說不定現已經傳到了石寡婦耳朵里了。她本來就有心病,這下只怕心病重。

    石青山留下那塊布料,顏色是雨過天青藍,雖不是綢地,卻也是鄉下少見細布。要是春嬌還,看到他送衣料,不知道會是什么心情,反正現林嬌眼中,這就是塊燙手山芋,越早拋掉越好。

    林嬌已經打定了主意。拿過布料回屋找了塊粗布把它包了起來,正要叫能武一道作陪去石寡婦家,突然聽見院子外有人喊,放下布兜出去一看,是個面生鄉下妞,黑壯黑壯,嘴唇有些厚,穿件洗得泛白到處是補丁靛藍粗布褂子,一雙光腳踩地,看臉模還帶了些稚氣,也就十五六樣子,個頭卻比林嬌高出一大截。林嬌知道她叫招娣,是族長楊太公家粗使丫頭。

    “老楊家,你家叔叔我家老爺那里,叫你過去!

    招娣粗聲粗氣、幾乎是嚷著說完,翻了個白眼,扭頭就走。

    林嬌心中咯噔一跳。

    是禍躲不過。只是沒想到,那對叔嬸這么心急,這么就動手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別怕,我陪你去!”

    身后傳來能武聲音。林嬌回頭,見他一只手扶著門框摸了出來,眼睛圓睜。

    “放心嫂子有主意。你去歇下,睡一覺也好!

    林嬌牽著能武回屋,這才覺到他手心有些涼,想必是緊張所致。

    能武看不見自己這個嫂子,對她樣貌記憶還停留兩年前。自從娘沒了,他唯一能依靠人就是她了。他一向覺得這個嫂子溫柔和善,對自己好,卻也膽小很,從前好幾次半夜醒來時,聽到隔壁屋她一個人低聲抽泣聲音。每逢這時候,他心里就像壓了塊石頭,恨不得自己眼睛能看見,再點早點。但是這段日子,他卻感覺到了自己這個嫂子自從投河被救醒后,身上仿佛發生了一些不一樣變化。

    比如說走路,從前他聽習慣腳步聲落地很輕,帶了些小心翼翼,現卻重了,從腳步聲來想象她現走路樣子,應該是抬頭挺胸,而且步伐挺。還有她說話方式。從前她時常會下意識地嘆息一聲,他聽得多就是“怎么辦”,但是現,半個月了,他一次也沒聽到那三個字從她嘴里冒出來。與自己說話時,也不再像從前那樣,帶了商量或問詢口吻,而是各種直截了當指令。

    他自從眼睛看不見后,聽覺便敏銳了起來。他知道自己感覺肯定沒錯。這讓他有點高興。說實話,從前嫂子待他好是好,卻總讓他感覺到沒有主心骨,有時睡不著覺,心中就會有恐懼,是那種不知道明天到底會怎樣恐懼。但是現,投河后醒來嫂子,讓他產生了一種找到依靠安心。

    他喜歡現這個嫂子,并且心里期盼她能一直能這樣下去。所以剛才屋里,一聽到招娣嗓門,心就懸了起來,知道那件他和嫂子之前擔心事終于發生了。他怕她又變成原來那個膽小樣子,所以立刻摸著墻到了門口,告訴她自己愿意陪著她去,F聽到她聲音,他懸著心終于稍稍放下了些。

    她還是他期盼中那個嫂子,并沒被這事嚇得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要跟你。我不要跟我叔叔一家!”

    能武還是有些擔心,抬頭看著林嬌,又說道。

    林嬌望著能武眼睛說:“阿武,只要我這里一天,就不會丟下你不管!

    ***

    族長楊太公全村輩分高,家里三十幾畝水地,旱坡地四五十畝,算是方圓幾個村里地多地主了。房子是座祖上傳下來三進四方圍宅,大門是砌了青磚黑漆門,門口蹲了兩只石獅子,門上還安了兩個鐵鋪首,這樣一來,一下就和村里其它房子區別了開來,頗有些器宇軒昂氣派。

    林嬌跟著招娣從偏門進往議事堂而去。來路上,她曾試著引招娣說話,想探聽下那邊情況到底怎樣。只她嘴巴很緊,又或者是不屑和林嬌說話,始終一語不發,只顧甩開大腳丫子走得飛。林嬌感覺到了這小妞對自己不善,也不知道從前春嬌到底怎么得罪過她,曉得打聽不到什么,便也閉了嘴。

    “進去吧!”

    招娣步階前停了腳步,朝里面呶了下嘴,目光里帶了幾分幸災樂禍味道。

    林嬌深吸口氣,定了下心神,步上臺階邁進了門檻。
加入書簽 (←)上一頁 目錄(回車) 下一頁(→)
本站推薦:明天下、唐梟、乘龍佳婿、長寧帝軍、醫妃驚世、大主宰、盛唐風華、銀狐、逆鱗、續南明
《村里有只白骨精》章節(正文 4第四章)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,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村里有只白骨精讓更多書迷知道。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Copyright © 2020 書迷樓(www.213730.buzz) All Rights Reserved.
四海龙王捕鱼游戏